用支付寶好多年,芝麻信用竟然也660分了,前一陣子有篇文章撻伐芝麻信用是統治手段,獲得廣大迴響,我想從另一個層面談談芝麻信用的概念。

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是合法独立的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其推出的芝麻信用是面向社会的信用服务体系,依据方方面面的信息,运用大数据及云计算技术客观呈现个人的信用状况,通过连接各种服务,让每个人都能体验信用所带来的价值。

這是芝麻信用官網的敘述,它沒有詳細說明提高與降低的機制,但可以看出它本質就是對一個「人」的評價,裏面「可能」包含他的朋友、所在城市、消費水平、還款記錄、欠款記錄、開車習慣、收入狀況…既然要評價人,自然就需要評價方方面面。另一方面,這是中國推出的信用制度,是不是對共產黨員額外加分當然也有可能。

但這在民主國家如台灣就沒有嗎?有,當然也有,只是做得比較差,這就是我們的聯徵系統。它同樣記錄了信用卡、銀行貸款等資料,如果加上銀行自己的資料也可以知道我們的收入,但因為台灣缺乏整合,以及個資法的保護,聯徵無法取得足夠的信息來知道我們實際的信用。甚至,偶爾我們得「製造」一點借貸記錄,以備不時之需。

支付寶不用像聯徵這麽辛苦,幾乎中國白領都有綁定支付寶,而且我敢大膽預測90%白領都用過支付寶,至少在飛牛產品設計部的覆蓋率是100%。前陣子淘寶做活動,公司裏還有個妹妹在8年來花了30萬在淘寶!消費記錄極其完整!

那麽知道一個「人」的評價以後可以幹嘛?我認為未來將至少有以下場景發生變化:

一、租賃場景

我們都曾經租車、租球拍、租球場…等等,通常我們壓的是證件,有時還需要壓錢,但為什麼要?因為缺乏信任,租借方不相信我們會準時歸還。而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面對面的人加上資料交換的過程。

如果蔡英文和你租房子,你是否願意免收押金呢?又或者,如果是卡債累累、沒有穩定收入的人和你借車,你是否覺得押金需要提高呢?

我認為人人均等的押金、收費本來就不是租賃市場理想的面貌,如同保險一樣,我們是拿平均的風險在衡量押金和收費的合理性,但如果我們可以知道一個人值得信賴的程度,自然可以做到差異收費或差異服務。

二、暫用場景

前一陣子有人做了APP代客停車服務,這其中存在一個重大的信任問題:我怎麼知道對方會善待我的車,或是至少別把車偷走了?公司擔保是一種方法,但很難推向C2C的平台市場,因為信任成本太高。但如果你知道幫你停車的人是台大電機系學生、駕駛時數1000小時,而且爸媽都是高收入分子,你還會擔心嗎?

又或者借用雨傘(事實上這已經有了)、借用頂樓烤肉、屋內閑置空間出租寄物、住屋打掃、代客駕車、代客租車,未來將可以在可接受的信用程度裏,提升我們對其他人的信任感。

三、金融場景

事實上,借款的評估是最重要的。網上借款、組成線上互助會、眾籌…目前fintech玩過和沒玩過的,都有機會在信用透明的基礎上再玩一輪!

但這並非全好,至少我們面臨三大風險:

  1. 階級再現:信用好的人和信用不好的人,將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不能否認,這和歧視沒有兩樣。
  2. 誰可以有這種權利:一家公司不能有這麽大的權利決定人的階級、品質,但誰能?如果是政府把持,我們還有自由可言嗎?
  3. 誰確定人的過去可以類比未來:是的,芝麻信用的基礎就是依照人的過去行為類推他的未來,但這如何確保呢?次級房貸就是在垃圾債券偶然爆發信用風險的時候發生,當我們擴張信用,就可能再次出現類似問題。

傳統徵信,其實就是在借錢的時候,評估人的可信度,需要時間長、取得的資料少、原則保密;芝麻信用則是透過大量數據、即時反饋來計算人的可信度,而且開放,而且使用者無權不接受分析(至少我沒看到這個選項),頂多不開放給商家看,但是當各種服務要求有一定信用評價的時候,消費者如何抵制呢?中國因為大量實名,走出一條前無古人的路,是否能開創另一個像支付寶一樣的偉大產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