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談的民主,是大眾政治,也就是奠基在一人一票、人皆生而平等的角度的政治制度,雖然美國是代議制,仍可以說是本文談的「民主」。

民主還有一個潛在的前提:人民有自有意志。從阿扁的兩顆子彈,到這次美國大選川普盒希拉蕊之間的骯髒撕逼,很多人覺得這是傷害民主,沒錯,因為在人們沒有足夠注意力的前提下,必須限時投票,這大大降低了民主的合法性。現在我們永遠也不能知道,在沒有惡意操作、抹黑前,人民真實的想法。

人工智能已經證明圍棋可以贏過人類,不久開車也可以超越人類,尤其當電腦可以彼此溝通,也許有一天手動駕駛會如同酒駕一樣不合法、一樣危險。再來我們看看喜好,Apple Music、Netflix比我自己更清楚我的喜好,有些Apple Music推薦的音樂我看了沒興趣,但是一聽卻很是喜歡,我不禁懷疑,我真的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嗎?

透過觀察一個人的行為,電腦已經可以準確判斷人類的喜好,甚至比自己更了解自己,那麼投票呢?人工智能可以比人類更加理性。當我們因為立委近期做了件好事,我們很可能會對這位立委有過高的評價,忘記他曾經踐踏我們更在意的法案,而人工智能不會忘記,它可以提醒我們,最符合利益的立委是誰,還可以提示我們它是如何決策。

人工智能無疑地將是我們最佳的輔助決策工具,但這樣還算是我們的決策嗎?隨著一次又一次我們習慣性地依靠人工智能決策,我們身而為人,還有自己的「想法」嗎?或者,我們根本應該把人生轉交給人工智能代為運營呢?應該說,既然人工智能的決策比較好、更貼近理性結果,我們有「權力」選擇別的方案嗎?抑或是,這就像手動駕駛一樣,是不該被接受的危險舉動呢?

再或者,當人工智能研究了千萬人類被影響的過程,是不是能像Netflix推出紙牌屋、可口可樂透過廣告暗示促動消費一樣,學會如何潛移默化我們的選擇,「教」人類選出「最好」的候選人,那時候,民主還是人類意識的救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