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講到,現在我們都信仰著「更多更好」,但我們確實看似還有選擇,至少還有人願意做產地直送、不願意為了生產更多而讓品質下降,甚至是願意為了手藝不願意量產,衷心做為的職人。

這些人為我們指引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如果真的有脫離競爭、升遷、階級流轉的路,我想就是這些照看自己內心,不被大眾行為影響的寶貴的一群人,為我們踏出的一條路吧。

這讓我想起舒國治,他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年輕的時候在美國旅居多年,旅行時間之久,很難區分是旅行還是流浪,他是真正把生活視為生活唯一目的的人,可惜的是多年來成文著作很少,但文字品質極高。他向內心追尋,求的是真正的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就是這四個字,最是適合談談我們如何選擇自己的目標。

一個人決定追求金錢,是自由意志,但這個人不會每天工作14小時,只為了功臣名就;但當整個社會都在追求「更多更好」,我們就很難擺脫想要像其他人一樣過生活的心願,從眾的心,就是我們失去自我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