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少機會看電影,在小米盒子上意外遇到一部好片,非常喜歡。

PK就像一個孩子,全身赤裸地來到地球,學習語言、相處、愛、神…這就是我們學習成長需要的,我們需要理解這個社會運作的道理才能在社會立足,如同PK的直率提問,這社會很多道理是曲折的、隱晦的,荒謬笑料的背後,我們卻實實在在地生活。

如果有神,為什麼這麽多人饑餓?為什麼對著神像可以拜,心誠難道還有區別?甚至,我們為神建了大大的住所,卻有許多人流離失所,到底什麼才是神心中重要的問題呢?這也反應了台灣的現況。

我們咒駡台灣的教育制度,因為它讓台灣的孩子必須為了升學揹負龐大壓力,但每個想送孩子進名校的父母都是幫兇,每個重視學歷的面試者都是幫兇,人們會說自己沒有選擇,這是社會的環境,但其實不是,人永遠都有選擇,只是不願意面對現實,不願面對不確定性(考試升學相較找份工作,來得更確定的多),更有甚者,強加自己過往的期許在孩子上。這些價值觀培養了升學的競爭環境,如果我們持續撥錯電話,永遠也無法脫離這個社會和我們開的玩笑。

我很喜歡印度電影,他們非常豐富。有些印度人印度人教我們用更純真、更好的眼光看待這世界,他們問「為什麼」的方法很好,並不是偏激帶批評的口吻,反而就像PK,他們彷彿剛來到這世界,有什麼不明瞭都好像理所當然;另一些人,又好像村裡主辦慶典的大叔,一生跳著自己也不知道意義的舞蹈,卻篤信著,活得比現代人要來得踏實而堅定,彷彿對人生已有決定的看法。在這紛亂的時代,有這樣好的電影,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這部片的愛情很好,道理很好,劇情很好,深刻地談論人與人、人與神的關係,不管是不帶惡意的撥錯電話,或是存心欺騙,都談得很美,人心就是如此豐盛,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