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標籤: 筆記 (page 1 of 2)

關於筆記的隨筆

今年初訂了一個目標:沒有親手輸入的信息不納入筆記。最近我正式放棄了,主要不是做不到,而是道理不夠明確,比方說一段事實陳述,它的文句、論述清晰,那麽經過我修改、重述,意義不大,而如果只是單純手抄,則更沒意義。

寫筆記不應該是為了歸納,而是死磕出自己認知知識和新知識之間的關係,哪怕只是裝熟也好,寫下同樣論點的其他已知的故事、類似的邏輯都好,或是寫下自己曾經理解的程度與新增的理解,都是很有意義的筆記,因為這些筆記,我們就能了解知識和知識之間的關係進而建立知識體系。

而筆記隨附的就應該是最有意義的原文,那段真正觸動、增加了你知識體系的文字,就應該附在筆記後面,隨時準備和其他只是關聯、碰撞。雖然目前還說不上有什麼成體系的知識,但這段時間晚上寫部落格的時候,時常想起前幾天、前幾個月做過的筆記,相互對照,很有意思,就像看到兩個論點彼此辯論一樣。

回到文章最初談的,那我現在是不是回到Evernote記錄原文的形態呢?也不是,應該說我依然很少記錄原文,一篇好文章通常有好幾個知識點,我只會取我有興趣、有意義的知識點,或是取全文的架構,再配合筆記記錄,雖然花的時間變多了,但書讀得踏實,筆記的可看性也提升很多。

檢討讀書習慣

今年幫自己列了很多目標,幾本貫穿目標的書,每次拿起都很感興趣,不知不覺每本書都讀了1/3,但都沒讀完,而且其中幾本因為排擠效應,都被我漸漸淡忘,只是讀了起頭令人興味盎然的地方,卻沒理解深刻處。

想想這種行為就像沒有目標的業務單位,一味提出需求,而不看看停下腳步看看自己的目標,仔細想想,在得到資訊越來越容易以後,我接觸了越來越多重要而充滿智慧的書,但要讀完、理解、內化這些書,恐怕要幾年時間;另外,工作經常面對新挑戰,需要新知識應對;而且,人生的課題是不會停止的,我們永遠需要充滿人生道理的書;那到底,我應該如何選擇自己要讀的書呢?

今天檢討以後,我認為自己的讀書習慣應該大大調整。首先,應該花更少時間讀書,現在每天有空就會讀書,佔去很多時間,也給自己很大壓力,其實是不必要的,應該給其他興趣、生活更多空間。

再來,我需要準備一份清單,列下來自己「現在」正在讀的書,哲學、道理一本,小說一本,如何做一本,原文書一本,在這四本以外的書,暫時不讀,列入未來閱讀的清單,這四本書之間則不斷交互,切換不同類型的書才符合我的閱讀習慣。

最後,永遠不要拿起一本書就從第一頁開始讀,所有的書都應該先略讀、再選讀、最後才精讀,哪怕無法吸收書本的含義(但90%應該都可以),也必須先略讀,因為Kindle的特性,我發現自己很容易習慣性從第一頁開始讀,尤其對於原文書,從第一頁開始讀效率很差,也容易無法掌握書本的核心知識;略讀以後,覺得真的很有意思,就挑出最重要的議題選讀;選讀以後還是意猶未盡,最後才精讀。每一本精讀的書,應該都完成閱讀三次。

對我而言,選出4本書和堅持不更換是最難的,我的好奇心很強,很容易受新事物吸引,但這正是檢視意志力的時候,期許自己可以讀得更好。

實名的意義

寫過好幾個部落格,本來已經幾年沒有寫發表的部落格了,有一天在羅輯思維讀到一篇文章,講的是發表文章對於知識的理解更深入、也意味著自己以更高的角度審視寫下的文字,想著挺好,就決定還是寫個發表的部落格,把自己每天的學習、思路寫下來。

要寫部落格,終究得起個名字,想過幾個玩弄文字的名字,但後來想想,我真正想和讀者溝通的是什麼呢?是錢晟的想法,那為什麼還要取別的名字呢?只是轉念一想,為什麼其他人不實名呢?人生大小坑很多,不一定要故意不遵循前例,但我越是想,就越是覺得不實名只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不想讓這些文章和自己有關。

有的人部落格另外起名字,但寫文章的作者仍然實名,這不在我的討論範圍,但大多數寫部落格的人,只讓朋友知道真實身份,舉著隱私大旗,表示為了捍衛隱私,避免未來不必要的爭論,選擇不公開自己的名字,但不管怎麼說,就是希望自己的文章可以處在全然客觀的環境,像是神通寫下,無跡可尋,那麽內容是對是錯也不再重要了,有的人在部落格抱怨、謾罵,就因為無人知曉。

但如果是對的事、對的批評,我們為什麼要害怕別人知道?反之,如果我們做錯事、說錯話又如何?在於我們個體的展現來說,好事壞事其實一樣重要。只有徹底面對自己,我們才能更好地為自己負責。

而且,每天好好地寫下完整的文章,冠上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幫自己孩子取上名字,它不是阿貓阿狗,它是我家的孩子。

企業老化的一隅

企業變得跟不上潮流,原因太多了,正如安娜卡列寧娜的開頭:「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則各不相同。」我們也很難說衰退、老化猶如老年癡呆的企業是如何走到這步田地,但前幾天聽過一個說法,值得參考。

一家企業能活到老化,必定曾經經歷過成功,否則我們就會平淡地看待它,因為不曾成功的企業反應慢、不努力是正常的,不值得關注,而且我們也難以區分它是否老化,因為一家活得很久而沒有獲得成功的企業,我們無從了解它是否從未年輕過。

而一家曾經成功的企業,就有一個明確的脈絡了:它有一個某時代的成功方法論。

為什麼說是某時代呢?隨著時代變遷,各行各業都發生很多生意本質的變化,越是通用的成功方法,越是成為形而上,也就是俗稱雞湯的產物,而我見過的成功的企業,都曾經具有一個可複製、可擴大的成功方法,當年它們的成功,都建立在這個成功方法的快速擴展,這DNA滲入的越徹底,這家企業當年就越成功,試想,當年最會養馬、排版印刷的企業,有多少成功轉型?

越是專精,就越是造成企業難以適應變遷的環境,說當年滅絕的恐龍有點失禮,但從生物觀點來看確實如此,恐龍是因為做為一個生物,改變自己太難,但一家已經快速運轉的企業,就像時速的火車。歷史上也有像IBM成功轉型的企業,但這就像The Structure of Science Revolution裡面談到的典範轉移,沒有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談何容易?

用對腦,從此不再怕數字:學習方法論

這本書的作者透過自學,從徹頭徹尾的文科生,成為工程師與大學教授,所以書名有「不再怕數字」,但實際上,是一本談論如何學習方法論餓好書。

書中提出很多學習的方法,包含避免拖延、如何複習可以加強記憶力、如何轉換發散思考等等,但我覺得最有意思的還是記憶組塊。

透過把知識分割成一個個記憶組塊,才能更有效率地讓新知識和原有知識連結,這點和之前在Udemy上的Become A Learning Machine概念很像:沒有連結的知識點就像漂浮著空中,很難記憶,也不易累積,所以我們必須做筆記、用自己的話重述學到的概念。這也是為什麼我對一個課題有興趣的時候,會買大量相關的書來看,同時閱讀同領域的多本書,學習更有效率,因為它們觀點時常互相映射,有助於建立知識架構。

那麼如何把知識切割成一個記憶組塊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刻意練習。最基本的是讀完一個章節,應該回憶內容把重點摘錄出來,更好一點就是把學到的知識和朋友分享(也可以自言自語)或寫成筆記,如果是How to類的書,最好的方法就是反覆練習,並且完成課本上的習題,讓每個記憶組塊都能被記住。

再來是連結,同樣也可以透過自己的話解釋、思考一次理解的知識,讓新知識好好地縫上原有的知識體系,但我覺得更好的方法是寫成一篇完完整整的筆記,從書的重點摘要到所有收獲,用自己過往的經驗來說明,最好連範例都可以從自己生活取材,才是真正有效的「和作者溝通」。

書裡反覆提起發散思考對於產生記憶組塊和連結的好處,除了畫畫、運動、聽音樂等可以發起發散思考,裡面提到的讀書小組也是非常好的想法,畢竟每個人的背景不同,讀同樣的書也常常有不同見解,這就是最大的「發散」,也有助於我們更好地類比學到的知識。

雖然書封不太好看,而且書名很像是教高中生如何唸書的騙錢書,但這本書真的很好,對於想大量學習、專精特點領域的人很有幫助!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