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標籤: 產業 (page 1 of 2)

創新增加就業?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對於創新的見解很有意思,它說,我們常常以為創新帶動消費,一定可以創造就業,其實不一定。

如果創新發生在消費品,比方說iPad問世,確實可以帶來更多就業,因為需要人力投入生產;但如果創新發生在資本,也就是製造設備上,就不一定可以帶來就業機會了,因為製造設備改善,往往可以使用更少人力製造出更好、更多產品,雖然有時候因此提升了產品質量,也同樣會帶來類似消費品創新的效果,但就要看是製造端省下的人力多,還是市場帶來的就業多。

這讓我想到,台灣在過去20年,除了服務業,主要的產業都集中在代工業,也就是說當技術進步,需要的人力不一定更多,得看實際市場反應,進而讓就業市場一片冷淡,我認為最主要就是不需要這麽多人,這只是市場供需的問題。

一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能「被服務」、「被銷售」的機會是固定的,在人類不停創新之下,遲早有一天人力是註定過剩的,也許那天我們就不再需要工作,純粹的消費就是活著最重要的事,那時候,資本主義的夢還能繼續運行嗎?

外部性只是一種暫時的狀態

外部性(英語:Externality)是指個體經濟單位的行為對社會或者其他個人部門造成了影響(例如:環境污染)卻沒有承擔相應的義務或獲得回報,亦稱外部成本、外部效應或溢出效應。

from wikipedia

當我們在談論外部性的時候,很容易把它當成一種不可避免的問題,但它事實上是一種暫時狀態,因為雖然提高他人利益,但是收費成本可能大於收益,導致暫時無法收費。

比方說這幾年談的碳足跡,就可以說是我們試圖對製造業回收製造外部性的利益,雖然目前成效不明顯,但隨著制度越來越完備,終究可以達成良好平衡;亞洲國家的「經濟奇蹟」則是更好的例子,勞力密集、污染密集,事實上就是竊取國家培育國民的外部性、環境資源的外部性;更進一步說當企業享用國家培育的人才,付出22k讓優秀人才外移,也是顯著的外部性例子,可以說任何搭順風車的行為,都是霸佔外部性的行為。

外部性也可以進一步說明捷運的價值,每當我們開一個捷運站,附近的房價勢必飆漲,如果捷運和建商合作,共構附近的辦公大樓、住房,就可以妥善將外部性轉為內部性。就如同當前的免費模式,我們享受一款遊戲的免費版本時投注的專注、喜好,就是付費版本的外部性,甚至對於Google而言,我們也可以說是付出了注意力,換取獲得知識的管道,而Google最成功的廣告系統,正是把這種注意力轉換為錢,因此成為世界上獲利最好的企業之一。

未來的邊際交付時間將大幅縮減

過去服務業有個特性,客人的服務體驗時間等於服務供給的時間(也可以說是邊際交付時間),比方說,客人按摩兩小時,按摩師便需要提供兩小時服務,當我們提升效率的時候,必然縮短客人享受服務的時間。

服務業長年不停用各種方法節省人力成本,例如餐廳,客人不需要專屬的服務生,而店裡送菜、帶位的服務生就是讓用餐的客人得以共享服務,更甚之,就如同麥當勞,讓顧客自行取餐、入座。

計程車是共享司機、理髮院是共享理髮師、醫院共享醫生護士、法院則共享了法官,遠在沒有共享經濟的時候,我們就已經開始共享服務,但邊際交付時間很難壓縮,我們能減少派單、媒合、事務成本,但實際的「服務成本」,很難降低。

但人工智慧將改變這件事,當機器越來越聰明,我們便越來越不仰賴人提供服務,例如腫瘤辨識、法務文件整理、判例查詢,機器將做得比人好,甚至當電腦可以開車、人工智慧知道如何點菜,慢慢地我們將越來越不需要人介入服務,或者說人的服務,將如同手工機械錶一樣,成為財富象徵,而不是產業必要的環節。

這個過程我們並不陌生,曾經我們有多少布就需要多少織布工人花時間織布,但工業革命我們克服了人的障礙,而人工智慧,將改造服務業,也就是說,服務業將如同製造業,只有極低的邊際交付時間。省下的,或者說我們多出的生命,將何去何從?

從印刷術談破壞式創新

今天看到吳軍分享印刷術的歷史,很有意思,我想說說我的心得。

廣義來說,如果印刷術指的是可以複印文字、圖像,公元3000年前的印章可以說是最古老的印刷術。中國傳統的雕版印刷,就可以說是這種「印章」印刷術的放大版。

中國用雕版印刷的時間很長,在夢溪筆談裡面,沈括介紹了畢昇發明的活字印刷,這也是我們在中學讀到「中國四大發明」的起源,但事實上活字印刷沒有就此盛行,中國仍然繼續使用雕版印刷為主,主要因為膠泥的活字燒製效果不好,字體不整,而且因為受限工藝,使用不久就會破損,無法長期使用。

直到14世紀,古騰堡發明鉛字印刷術,金屬做的活字耐用、整齊多了,成為真正的大量印刷工藝。到了19世紀,鉛字印刷術才由歐洲傳教士傳入中國。

不難想像,鉛字印刷引入初期,也不見得真的引發風潮,因為中文與英文不同,英文需要26個子母加上幾個符號,就可以印刷出複雜完整的文章,而中文則動輒需要數萬字,成本、難度都高,直到美國傳教士姜別利發明了特殊排字架,按照使用頻率、部首分類鉛字,又設計了7種大小的字型,才終於促進中國報業以及各種出版的盛行。

在印刷術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很有趣的科技演進:

  1. 中國發明了活字印刷,但從0到1的產品往往得不到消費者青睞。
  2. 歐美收益於中國的啓發,發明了鉛字印刷術,完成了從1到N的過程,開展了如同日本電子業一樣的發展。
  3. 鉛字重新流傳到中國,如同任何一個國際產品,都需要本土化,以符合當地文化,單純移植往往無法達到預期效果,我認為排字架,就是最後一片讓知識得以低成本傳播的拼圖。

破壞式創新往往不只是從0到1,更重要的是從1到N,這才是真正改變社會的力量。

人因為相信有更好的方法而進步

Google毋庸置疑在2000年改變了人們的思維,但改變在哪呢?我認為是降低了找尋更好方法的成本。

沒有Google以前,找未知課題資料最好的方法就是到圖書舘,但很多時候我們找不到想要的資料,在找尋成本很高的前提下,與其花費更多時間尋找,往往不如重新發明輪子:就算有人有更好的方法,我還是自己想吧。自然而然,我們倚靠自己,不盡然相信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但有了Google,我們看待問題的方法不同了,想知道如何衡量一家公司的價值、如何記帳、如何系統學習英文,Google可以快速給出答案,進而改變我們的思維。我們更寬廣地看待問題,從Google裡面找到答案。

用了淘寶,深深覺得淘寶從另外一個層面上改變我看待問題的方法。冬天鞋子會濕會冷,可以買烘鞋器;做小生意可以在淘寶進貨;烤肉用的電烤盤從小家庭到營業用淘寶都有;想在陽臺種花,淘寶有各式有土、無土、自動灌溉的設備;台灣早已絕版(含二手都找不到)的書,淘寶有影印版(雖然是盜版,但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很特別的資源)。只要上淘寶搜索需求,往往就能找到產品。

中國這幾年推出很多不一樣的APP,讓我更深一層看待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在行」,可以付費認識各種大牛;在「得到」,可以看優質專欄;在「喜馬拉雅FM」,有百度副總連載一年講莊子;要運用這些資源,第一步就是擁抱可能性,只有先客觀相信世界上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我們才能運用這時代真正的資源,提升效率。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