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蘇軾 定風波

和老婆去紐西蘭度蜜月的時候,看旅遊書建議了一條「比較累但值得遊歷的小山」,想起紐西蘭的風光好,我們又沒有安排什麼真的戶外行程,便決定上路了。

我們出發得晚,但還是想走走,便沿著山腳,踏著青綠的山道前行,不一會,便上了幾十米,從高處可以看見環山的湖,下午的陽光把湖面拆成一片一片碎片,映著一道彩虹,非常漂亮。

再走,便漸漸進入山裡,樹稀疏於薄霧中,一抬頭,竟然已經走在山棱線上。風雖然不至於像颱風那樣,但也令人不易站穩腳步,心中幾次猶豫,是否往回走?如果在天黑前無法下山,裝備不足可能危險,但往回走,可能也無法來得及做天黑前下山。

走著走著,我和老婆便低頭疾行,路過一間小屋(如果來不及下山,就返回過夜),也只是稍做停留喝水,便繼續前行。山友說,他們也不知道下山有多遠,但大多數人都分兩天走這條路線,聽得我和老婆心慌。

卻沒有多走很遠,山路便開始向下,漸漸走在樹林、石子路,餘暉透著葉片隙縫灑在路上,像金沙,也像金色的霧氣,好似山為我們最後的一段路打氣加油。

在天黑前十分鐘,我們才終於下山,心裡餘悸猶存,但這段山路也是我蜜月行印象最深的行程之一。

我前陣子看見一個譬喻,說人生就是所有人排著隊,一起走向死亡,路很寬很大,每個人便自己挑著喜歡的風景走,走著走著,便和左右人群交了朋友,路上結伴而行。路上偶有小屋,大家交流心得,但走不走下去,終究是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