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兒子,

我們剛剛告別你來上海的家,搬了新家,在我有記憶的範圍內,我到高中才第一次把行李搬到新竹的宿舍,在此之前,我從未搬家;如果住校不算搬家,我直到工作四年以後才第一次搬離開通化街的住處。

但爸爸現在對於搬家並不陌生,在上海我們已經換過幾次住處,令人開心的是,整體來說我們住的環境很好,而且最近的新家很大,客廳寬敞舒適,你也有更大的區域可以探索;爸爸最喜歡的是窗外的景色,新家視野遼闊,可以看見整個小區的花園,即便在台北,也很少見到這樣舒服的住家。

今年我和媽媽花了很多時間討論以後的教育,到底要不要送你回台灣念書,主要的考量是如果你已經開始念書,卻因為我和媽媽的關係要搬回台灣,可能變動很大,但我們想想覺得小時候能有機會在文化環境不同的地方成長,對你不壞,甚至可能是件好事。

有台灣的朋友問我會不會在意孩子寫簡體字、說話有中國的口音,我說繁體字可以做為藝術來欣賞,這是很好的文化,我也希望你學會書法,如果心煩,就靜下心來寫字,是很好的活動;而口音則是幼稚的問題,美國人、英國人、澳洲人都說英文,但口音不同;台灣人、中國人、香港人生長環境不同,口音當然也不同;在未來越來越緊密的社會,語言應該很明確是溝通工具而不是意識形態的武器,如果有人嘲笑任何人的口音,那只說明這人的素質低落。兒子,你不需要討好所有人。

所以最後我和媽媽決定把你帶在身邊,我們也不知道以後我們會在哪裡,但是你會跟著我們,我們在哪裡,家就在哪裡,你就在哪裡。

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