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標籤: 人類學 (page 1 of 2)

人工智慧將取代的是人

人類創造算法,設計最適合的架構,讓機器在某些場景可以做出和人類一樣的判斷、一樣的結果,但是用機器自己的思維來做,也就是說,設計人工智慧的人最終也不知道機器怎麼認出貓、怎麼學會多國語言、怎麼知道消費者喜歡的書,和以前透過統計方法設計的模型不同,機器不簡化這世界,機器攫取所有能取得的資料,全部納入可能性。

人工智慧在一個一個局部場景學會如何和人一樣判斷,那麽什麼時候適合用人工智慧的技術呢?自然就是需要人作業的時候。

工廠裝配可以交給自動化設備,複雜的可以交給機器人,確定性的工作在工業革命後我們就逐步交給機器;但專業行業,比如律師、醫師、撰稿人,則史無前例地被機器取代,甚至是以前書店老闆推薦我們好書的工作,也被機器取代————在我們毫無知覺間就取代了。

以後人類將如何與人工智慧共存呢?很現實地,確實沒有這麽多工作需要人類,站在道義,也許政府可以提供很好的津貼,讓每個人都能有尊嚴的活著,可我們該如何實現自我價值?如何在萬物皆可被取代的時候,相信自我的獨特性呢?假如沒有獨特性,我該如何認出我呢?

來自星星的傻瓜PK———心得(雷)

最近很少機會看電影,在小米盒子上意外遇到一部好片,非常喜歡。

PK就像一個孩子,全身赤裸地來到地球,學習語言、相處、愛、神…這就是我們學習成長需要的,我們需要理解這個社會運作的道理才能在社會立足,如同PK的直率提問,這社會很多道理是曲折的、隱晦的,荒謬笑料的背後,我們卻實實在在地生活。

如果有神,為什麼這麽多人饑餓?為什麼對著神像可以拜,心誠難道還有區別?甚至,我們為神建了大大的住所,卻有許多人流離失所,到底什麼才是神心中重要的問題呢?這也反應了台灣的現況。

我們咒駡台灣的教育制度,因為它讓台灣的孩子必須為了升學揹負龐大壓力,但每個想送孩子進名校的父母都是幫兇,每個重視學歷的面試者都是幫兇,人們會說自己沒有選擇,這是社會的環境,但其實不是,人永遠都有選擇,只是不願意面對現實,不願面對不確定性(考試升學相較找份工作,來得更確定的多),更有甚者,強加自己過往的期許在孩子上。這些價值觀培養了升學的競爭環境,如果我們持續撥錯電話,永遠也無法脫離這個社會和我們開的玩笑。

我很喜歡印度電影,他們非常豐富。有些印度人印度人教我們用更純真、更好的眼光看待這世界,他們問「為什麼」的方法很好,並不是偏激帶批評的口吻,反而就像PK,他們彷彿剛來到這世界,有什麼不明瞭都好像理所當然;另一些人,又好像村裡主辦慶典的大叔,一生跳著自己也不知道意義的舞蹈,卻篤信著,活得比現代人要來得踏實而堅定,彷彿對人生已有決定的看法。在這紛亂的時代,有這樣好的電影,是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

這部片的愛情很好,道理很好,劇情很好,深刻地談論人與人、人與神的關係,不管是不帶惡意的撥錯電話,或是存心欺騙,都談得很美,人心就是如此豐盛,好看。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這世界上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運氣,所有運氣都是實力的一部分。

當我們願意投入嘗試的時候,那都基於我們對於時勢的觀察,決定投入資源交換一定機率的報酬,當然我們無法掌握每次的結果,但每一次失敗,我們都在為成功佈局;每一次成功,都墊著無數次失敗。

我第一份工作是業務,記得很清楚,每陌生開發20家企業,平均有3家企業會讓我拜訪,每拜訪6家企業,就有一家會簽約,於是我打電話開發客戶的時候,心情是非常愉快、積極的:每次失敗,我都離簽約更近一點,再失敗幾次,就要成功約到拜訪了!

甚至買彩券中了頭獎,也可以說是審時度勢的結果,要知道,那時他就是買了頭獎彩券,而你沒買到那張,頭獎得主肯定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買到這張彩券,但這不就和人生所有其他事一樣,我們總不知道原委,只能從自身經驗想法猜測,最終相信一個想法。

而運氣,其實是基於人類對統計學的認識不足產生的幻覺,正如人類對於存量感知好、卻對增量感知不足一樣,我們習慣決定性的,卻對於統計恍若未知。

迷信科學

前幾天讀吳軍的一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他說他發現,現在科學越來越像一個宗教,這點我早有所感,因為如果不相信科學,我們如何立足在當前時代呢?但他接著說:「越來越多人迷信科學。」

科學本是破除迷信,為什麼說人們是迷信科學?吳軍提出幾點看法:

  1. 宗教的本是一種盲從,也就是「信」,所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說法。而最近越來越多人在辯不過的時候,就說「這是科學」,正隱含了「難道你不信科學」的意思,但科學本質應該是懷疑,而不是相信。
  2. 宗教常具有道德優越感,所以我們尊重大主教、住持,而我們現在常常引用專家說,事實上也是一種把科學家、專家轉換為「大主教」的行為。
  3. 最後,宗教往往講究教條,我們現在常說「你又不是學XXX的」,正意味著重視頭銜高於事實,但科學本不分階級才是。

雖然吳軍談的是中國,但我看來台灣也差異不大。因為講究實用主義,多年來人民、政府都偏重科學結論的應用,甚至在科學裡尋求決定性,也就是如何取得準確、正確的結果,漸漸忘卻科學是從懷疑出發,而懷疑更是我們進步的原動力。

這讓我想到小學的自然科學課本有一段話,介紹的是學說,它說一個經過多年驗證的理論可以成為學說,但始終沒有把它稱為「事實」,因為今日的學說,可能明天就要被推翻了,就要被改寫了,而聖經、佛經才是決定性的,在宗教觀裡面看,教條才是世界構成的基礎;相對地,從科學的角度看,世界本來已經存在,理論、學說只是我們對世界運作的理解罷了。

人類大歷史:認知革命、農業革命、科學革命

250萬年前,在東非開始有人類,曾經人屬並不是只有智人,有好幾種人類曾經並存,但是隨著15萬年前,人類基因發展得如同現代人,10萬年前人類便站在食物鏈頂端,7萬年前人類加速擴展,就在3萬年前尼安德特人正式絕種的時候,人類發展出不需要基因的進化:認知革命。

從此,人類有了信仰、制度、貨幣等「想像的產物」,透過共同的語言,更讓人類互通有無,產生「文化」,進而脫離了要漫長歲月才會演化的基因,可以透過學習,得到原本完全無法想像的能力。如同聖經提及的亞當夏娃的蘋果,人類彷彿獲得了超越所有動物的能力,得以發展,但也從這個起點,開啟了人類煩惱的大門。

在認知革命的基礎下,人類才終於被農作物馴化。如果生物存在最大的意義就是DNA複製的數量,那麽大米、小麥、玉米、牛、豬、雞、羊真是卓越的生物,透過滿足人類定期收割、可控制產期、可控制生育等需要,讓世界遍佈這些生物,人類多數時候都自稱是馴化了這些生物,但從結果來看,人類並非真的或得比遠古更好。

人類數量多了,從前面的定義來說,DNA的數量確實變多了,但是如果把人類的快樂拿來平均,就很難說了。當然隨著科技進步,現在嬰兒夭折少了、人類壽命延長了,但是人類從來沒有生存得更擁擠、更充滿工作壓力,甚至,隨著人類的密度增加,人類也從未面臨如此多的社會、疾病問題。牛隻從未過得比現代更痛苦,每天被餵養飼料生存,母乳沒喝幾口便再也不曾見到母親,但是人類呢?和牛一樣用DNA佔領世界,但很難說,是不是過得更好了。

因為有了農業,發展多年以後,開始有人可以專心於藝術、工藝、宗教等學科,也因此發展了科學革命。科學革命以前,人類把太陽能轉換為其他能量的方法,不外乎是牲畜、水力、燃燒以及最重要的人力,大多數能量控制不容易,知道蒸汽機發明,人類才正式得到控制世界能源的力量。

從認識到自己的無知開始,我們明白科技板塊上的缺空有哪些,進而可以學習,但是我們如何知道,是我們學習了科技,還是科技要我們發現這些能力呢?亦或是如同認知革命與農業革命,我們只是找了一個新的枷鎖,準備圈養自己?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