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標籤: 中國

中國的證件照體驗

我認為辦證件最煩的就是跑一趟,第二就是拍證件照,過去我一直覺得這是必要之惡,我現在覺得這是個產品設計不良的問題。

證件照顧名思義,就是在辦理證件需要用,所以最基本的場景就是辦證件前,事先拍攝的需求,因為證件照講究清楚,大多數人就算想,也無法把證件照拍得像藝術照一樣,所以可以說,事先準備證件照的主要需求就是通過檢查、便宜、省時、及時。

其中通過檢查、及時是剛需,便宜和省時則是儘量做到的附加需求。因為做得到通過檢查、便宜的店家很多,而證件照價格多半不透明,通常決定我們去哪間拍攝的就只有省時間———儘量順路的照相館,雖然通常不便宜又不快。

另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場景,則是人在辦證件的現場,卻沒有照片。我曾經在辦駕照的時候遇過一次,臨時透過自助拍攝解決問題,但拍得很差,而且差點要求我重拍。

三年前,我在中國辦一年多簽,那時中國已經有很完整的「拍照流程」,事實上,它根本不收你事先拍好的照片,每個人都必須現場到合作的攝影室拍證件照(非常便宜),攝影師非常多,大約排隊3分鐘、拍照2分鐘。雖然有圖利廠商的嫌疑,但是確實有效率,而且徹底解決證件照非近照、臨時拍不出符合規定證件照的問題。

最近要辦工作證,照片要先交,由人資代辦,嘗試了中國的證件拍照機,簡直驚為天人!

首先,拍幾次都不用錢,拍到好才收費。

那會不會被拿來當拍貼機玩?不會,場地很小,屁孩們只能自拍,不至於被拿來當遊戲機,而且拍太多次一直不滿意,會強制播一段教你如何拍好證件照的影片,播完才能繼續拍,適時重新教育不會操作的消費者。

再來,由電腦檢查你挑選的照片是否合格,如果合格,再自動把照片剪裁成合適的尺寸,大大降低不合格的機率,尤其人佔照片的比例,被攝人通常都搞不清楚,機器還會自動美肌調整亮度,只能說實在專業。

最後,拍完了,付錢了,打印完了,在照片的下方附了二維碼,掃描就可以下載照片原圖(當然也可以直接輸入網址),還有一組帳號密碼,讓消費者可以拿到其他機臺任意加洗,也就是說我們可以自己下載原檔列印(如果有印表機),也可以透過原品牌直接加洗,滿足我除了拍得不好看以外,所有的需求。

一台小小的機器,徹底滿足所有證件照的需求,難怪在中國都沒有看到什麼照相館,地鐵裡面的證件拍照機就打趴修圖修不好的慢速照相館了啊,而且只要人民幣30元!

微信什麼時候出手機?

微信今天凌晨推出微信小程序,台灣很多人可能還不知道什麼是微信小程序,推薦大家看看這篇數位時代的說法,快速科普。

很多人(中國)開始說「MOBike、大眾點評、美團外賣、今日頭條可以刪掉了」、「APP開發者的末日來了」,但我認為恰恰不是,微信在中國無疑是手機端使用次數、時間最長的APP,完全不需要和APP開發商爭奪資源,相反地,我認為微信正在分享流量給其他APP。

為什麼這麽說?我們先看看微信公眾號是怎麼做的。

微信公眾號把線下流量帶到線上

在中國,微信有流量黑洞之稱,微信的存在感非常強烈,在地鐵上滑手機的人,如果不是在回微信,就是在刷朋友圈、看公眾號,為了爭奪微信的流量,各商鋪在店面貼滿了二維碼,希望能成為顧客手中的一眼關注———掃二維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這時候使用者的路徑是:

看到商戶 -> 看到二維碼 -> 掃二維碼 -> 進入微信

這就是微信成為流量黑洞的原因,流量只進不出。

微信小程序直接滿足使用者需求

在微信裡使用者可以輸入想找的應用、服務,相應而生的是微信小程序(目前搜索功能不太完整,模糊搜索不容易搜索到想要的服務)。使用者可能本來在線上和朋友聊天,也可能在實體線下,透過微信,直接滿足需求。

也就是說,路徑變成:

微信 -> 搜索或掃二維碼 -> 看到微信小程序 -> 使用服務

頻次不高的應用本來下載量低,但因此將可以得到更好的曝光,例如排隊取號的APP、垂直電商的APP、侷限場景的APP,一方面在微信小程序裡面得到非常好的使用體驗,另一方面又不需要使用者下載APP,大大提升轉換率。

至於前文提到的高頻APP,從我的觀察,我認為短期不會有影響,像美團外賣這種每天都要使用的APP(是的,在中國用APP叫外賣就像去便利商店一樣正常),如果要先打開微信再開始用,實在不夠方便,也缺乏場景———什麼時候你希望先開微信再叫外賣呢?

長期來說呢?我認為微信終究會包山包海。

微信的未來一步呢?

微信小程序和Facebook推出的React Native很像,但做得更像原生應用(技術可以看這篇),底層API提供非常廣泛、易用的元件,白話來說,微信基本上搭了一個OS

也就是說微信這次小程序的設計理念和iOS、Android平行,只是在線下(店家二維碼)、線上(微信小程序)場景都非常完整的前提下,微信完全不需要自己製作手機,除了成本高,自己做手機也可能造成其他平台排擠,反而影響微信推廣。

但如果新終端的時代來臨呢?雖然現在看不見新終端可能發生的方式,依照目前手機成熟度來說,很可能在3年以內就會有新的成熟終端發生,屆時微信就有百萬級合作應用做後盾,更有機會發展自己的終端。

拿出你的手機。當通話、短信被微信功能取代,APP們都不用下載,可以隨開隨用的時候,你還知道什麼是iOS、Andorid嗎?

我認為微信不會和其他APP競爭流量,就如同iOS不用和Facebook爭奪流量一樣,而且微信也不太可能做手機,就像是Apple沒有做電信商一樣————掌握了使用者的應用,何必還要汲汲營營做苦功夫?

沒有戶口就沒有房價

記得國中公民課本講起民主,有一行「人民具有遷徙自由」的權利(現在還有嗎?),月考不考,讀起來也沒有任何感覺。住哪,這需要憲法保障嗎?

1954年,中國立憲法,人民有居住遷徙自由,於是從1954到1956年全國遷徙人口達7700萬人,主要就是大量農民進城,於是中國政府發布了「防止農民盲目流入城市」、「制止農村人口外流」等文件,農民必須持有城市招工證明、學校錄取證明、遷入證明等,才能進城。直到1975年,遷徙自由正式從中國憲法中移除。

現在農村進城沒這麽難了,但是依然有城鄉戶籍之別,不是城市戶口就不能享受教育、醫療福利(如果沒有戶口,子女不能讀書),甚至不能開Uber,而以上海為例,要有戶口得累積積分,而買房、繳稅、工作年資都是累積積分的手段(具體有哪些方法、流程取得戶口,規則很複雜,我也搞不清楚)。

很多同事只好讓兒子留在老家讀書成長,老婆陪伴,或是女生擇偶必須有房(才有機會拿戶口),又或是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上海人,確保以後日子安穩。

上海房價會不會跌?我認為三五年內不會。

產品的考核

昨天讀了張勇在雙十一後接受李翔專訪的內容,幾點關於考核筆記:(都不是原文,是我自己的摘要)

  1. 張勇:我們早已不考慮GMV大小,甚至今年是否能超越1200億也不這麽重要。我們考核造訪人數、用戶時長、多少人參與互動,體驗比GMV重要。
  2. 張勇:最簡單的KPI就是線性分解,1200億分成10份,每個人再往下分,但這種KPI沒有意義。分工合作中,有的人考核轉化率、有的人考核購買效率、有的人考核氛圍,這應該是乘數效應的結果。

心得:

事實上我認為不管產品大小,在哪個階段,都應該避免線性分解目標,追求更好的用戶體驗、流量品質,GMV只是結果,如果指標如預期,GMV卻不如預期,應該思考產品的業務邏輯是不是有問題。

當然阿里已經有「GMV難以成長」的天花板,但是所有產品都一樣,GMV、日活都是死的,是我們追求卓越的副產品。卓越對於每個產品意義不同,體會的深淺則直接成為產品的天花板。

PayPal的第一次增長來自於免費贈送的錢、Google來自於10倍精準於當代競品、Instagram來自於濾鏡效果的「wow」…..如果Instagram安裝送錢,我想不會有同樣效果。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理解產品給用戶的意義。

支付寶的芝麻信用有什麼意義?

用支付寶好多年,芝麻信用竟然也660分了,前一陣子有篇文章撻伐芝麻信用是統治手段,獲得廣大迴響,我想從另一個層面談談芝麻信用的概念。

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是合法独立的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其推出的芝麻信用是面向社会的信用服务体系,依据方方面面的信息,运用大数据及云计算技术客观呈现个人的信用状况,通过连接各种服务,让每个人都能体验信用所带来的价值。

這是芝麻信用官網的敘述,它沒有詳細說明提高與降低的機制,但可以看出它本質就是對一個「人」的評價,裏面「可能」包含他的朋友、所在城市、消費水平、還款記錄、欠款記錄、開車習慣、收入狀況…既然要評價人,自然就需要評價方方面面。另一方面,這是中國推出的信用制度,是不是對共產黨員額外加分當然也有可能。

但這在民主國家如台灣就沒有嗎?有,當然也有,只是做得比較差,這就是我們的聯徵系統。它同樣記錄了信用卡、銀行貸款等資料,如果加上銀行自己的資料也可以知道我們的收入,但因為台灣缺乏整合,以及個資法的保護,聯徵無法取得足夠的信息來知道我們實際的信用。甚至,偶爾我們得「製造」一點借貸記錄,以備不時之需。

支付寶不用像聯徵這麽辛苦,幾乎中國白領都有綁定支付寶,而且我敢大膽預測90%白領都用過支付寶,至少在飛牛產品設計部的覆蓋率是100%。前陣子淘寶做活動,公司裏還有個妹妹在8年來花了30萬在淘寶!消費記錄極其完整!

那麽知道一個「人」的評價以後可以幹嘛?我認為未來將至少有以下場景發生變化:

一、租賃場景

我們都曾經租車、租球拍、租球場…等等,通常我們壓的是證件,有時還需要壓錢,但為什麼要?因為缺乏信任,租借方不相信我們會準時歸還。而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面對面的人加上資料交換的過程。

如果蔡英文和你租房子,你是否願意免收押金呢?又或者,如果是卡債累累、沒有穩定收入的人和你借車,你是否覺得押金需要提高呢?

我認為人人均等的押金、收費本來就不是租賃市場理想的面貌,如同保險一樣,我們是拿平均的風險在衡量押金和收費的合理性,但如果我們可以知道一個人值得信賴的程度,自然可以做到差異收費或差異服務。

二、暫用場景

前一陣子有人做了APP代客停車服務,這其中存在一個重大的信任問題:我怎麼知道對方會善待我的車,或是至少別把車偷走了?公司擔保是一種方法,但很難推向C2C的平台市場,因為信任成本太高。但如果你知道幫你停車的人是台大電機系學生、駕駛時數1000小時,而且爸媽都是高收入分子,你還會擔心嗎?

又或者借用雨傘(事實上這已經有了)、借用頂樓烤肉、屋內閑置空間出租寄物、住屋打掃、代客駕車、代客租車,未來將可以在可接受的信用程度裏,提升我們對其他人的信任感。

三、金融場景

事實上,借款的評估是最重要的。網上借款、組成線上互助會、眾籌…目前fintech玩過和沒玩過的,都有機會在信用透明的基礎上再玩一輪!

但這並非全好,至少我們面臨三大風險:

  1. 階級再現:信用好的人和信用不好的人,將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不能否認,這和歧視沒有兩樣。
  2. 誰可以有這種權利:一家公司不能有這麽大的權利決定人的階級、品質,但誰能?如果是政府把持,我們還有自由可言嗎?
  3. 誰確定人的過去可以類比未來:是的,芝麻信用的基礎就是依照人的過去行為類推他的未來,但這如何確保呢?次級房貸就是在垃圾債券偶然爆發信用風險的時候發生,當我們擴張信用,就可能再次出現類似問題。

傳統徵信,其實就是在借錢的時候,評估人的可信度,需要時間長、取得的資料少、原則保密;芝麻信用則是透過大量數據、即時反饋來計算人的可信度,而且開放,而且使用者無權不接受分析(至少我沒看到這個選項),頂多不開放給商家看,但是當各種服務要求有一定信用評價的時候,消費者如何抵制呢?中國因為大量實名,走出一條前無古人的路,是否能開創另一個像支付寶一樣的偉大產品呢?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