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很多文章都在談人工智慧會取代人類,在我上了coursera的machine learning的課程以後,也深深感到人類在特定領域的無能,長期來看,很多「專業」被電腦取代是勢在必行。

但如果把尺度放寬到百年來看,不需要格外恐慌,因為人類的科技史,事實上就是一部失業史,從未停歇,人類的專業被取代得越是多,科技便越是發達。

人力比不上獸力、蒸汽力,更比不上電力

最早的農業,靠人力翻土、插秧,但水牛很快就取代了人力;人也曾經拉車,但人力車的速度遠遠比不上馬車,連驢車都比人力車好;現在的汽車馬力用「匹」來做單位,也就是等價的「馬力」,很難想像僅僅百年餘,汽車就完全取代了所有拉車的動物,甚至,高鐵能用時速300公里在陸地上運載大量貨物(中國快遞業者已經開始包下高鐵送貨),飛機更能讓人類像鳥一樣飛翔,快速移動。

人類賽跑,早已不具實用意義(如果減肥不算的話),我們崇仰人類追求極致的精神,但不再覺得跑得快是一種技能。

也就是說,這兩千年來,負責交通運輸、提供勞力的人、牛、馬都已經失業多年,那麼「聰明」呢?聰明是不是人類的專利?

計算本來也是人類的工作

東方文字發明於祭祀,西方最早則用了計算債務,也就是說西方最早開始發展文字,就是為了「計算」。直到一戰期間,世界的計算工作是一項「專業」,除了紙筆,只有計算尺、算盤輔助工具,前幾天在伯凡日知錄看到一段文字,在談「最強大腦」的計算考驗,一個計算專長的人,花了2分鐘算出14位數字的7次方根,最終驗證答案是否正確,就是靠一台100元的廉價計算機。

沒錯,人類的計算能力在當前的計算機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繪畫、作曲機器正在趕上

去年最紅的APP之一是Prisma,一個用AI把照片重繪成大師畫作的APP,僅僅靠著手機的CPU就足以完成繪圖(參數是server用深度學習算出來的,但實作繪圖只靠手機);Deep Bach模仿巴哈作曲,連音樂家都覺得是巴哈的作品;也許現在AI還不夠完美,但這只是時間問題。

遲早有一天,機器比我們更懂創作,人到時依然會繼續作畫、作曲,但意義就像是百米賽跑,也許不再有實用意義。

人類的未來

當人類的勞力,連腦力都被徹底取代的時候,人類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也許人性可以看出我們的未來。

人感到憤怒、羨慕、貪婪、容易犯錯,事實上這些是人之所以為人的重要特質,這些事吸引人類設定目標、追尋意義,而讓人類在需要的時候可以一次調用多個不同的技能,例如打籃球,一方面要快速移動,一方面要思考戰術,最後在出手射籃的剎那,快速計算軌跡,這些都是人類之於機器的重要能力———才怪,這些對於機器來說不難。

但要考慮人生更高層次的目的,決定打假球、技術犯規、排擠隊友,這些就真的難倒機器了,我們無時無刻的每個行為,都涉及多維思考,快速評估重要性,最後這意識、無意識中決策,洞察關鍵路徑,這些才是人類目前領先機器最多的地方。

當人類不再駕駛車輛、操作生產機械,這並不比讓牛代替人拉犁來得不同,本質上,人類科技就在拋棄一個又一個「不必須人」的工作,沒錯,很多人會就此失業,就如同影印機淘汰了排字版工人,但人類進步的動力就是來自拋棄,拋去不必要,往前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