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重讀「高效能人士的七種習慣」,在台灣叫與成功有約,中國出了20週年新版本,想想已經多年沒看,便買來重溫。

這幾年讀書,覺得新書最大的好處是迎合當代的場景、問題,它們就是寫來回答這一刻世界關注的問題,而老書(15年以上)則往往歷久彌新,越是好的老書,便越是有種與時間無關,從人類文明以來便如此屹立的感覺,例如我最喜歡的人生的智慧,在那年代連電話都沒有,卻一點也不覺得脫節,讀來彷彿就是個白髮靄靄的學者在和我談人生道理。

如果追求新知,猶如追求冬日的雪花,在初春前就會累積得見不著底,春末以前什麼痕跡也就沒了,那麽我到底為什麼而讀呢?難道只為了追求曇花一現?轉念一想,決定安排固定時間回顧已經讀過的好文章、好書。

今年決定不追求讀書數量,追求讀新書的數量————儘量低於1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