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三年前,我主要的資訊來源是facebook、RSS、書,這幾年幾乎無以為繼。

facebook同溫層效應下,必然會多讀到朋友們的文章,這我不介意,但腦波不夠強的我,時常點擊文章農場的聳動標題,點進去了才後悔,已經遲了,更進一步說,我反思,為什麼要挑戰自己的腦波呢?何不直接少看facebook更好?尤其,想成為更好的人,需要閱讀略超過自己理解領域的文章,在同溫層效應下,這個目標幾乎無法達成。

RSS平均每天累積上千篇未讀,有一天,我就決定不用了,關掉feedly,原因是裡面內容良莠不齊,即便是很好的部落客也不一定可以穩定產出,即便只是一眼掃過也太浪費時間,尤其裡面也有大量標題黨在偷時間,再也不是可靠的即時新聞來源。

書一直是我最常閱讀的媒體,但在2015年開始,時間很明顯被大量雜物敲打得破碎,每天可以有1小時完整時間讀書就是奢侈的事。

從2016年中,我就一直在想,如何面對碎片化、資訊篩選困難的問題,現在我重新定位自己的閱讀系統:得到、書、WSJ、Financial Times、記錄筆記,當然我還是看facebook,但原則上已經把facebook當成娛樂用,和打電動是同層級的。

得到是2016年我才接觸到的新知識媒體,目前訂閱了8個專欄,每天的零碎時間幾乎都拿來閱讀得到,因為是付費文章,普遍都有一定水準,要不就是整理了一個我已經知道的好觀念,要不就是讓我得到幾個insight,文章長度也很適合碎片閱讀。

WSJ、Financial Times的中文媒體是免費的,這點很棒,為求不與國際脫鉤,我現在每天都會讀裡面的主要新聞,少知道一些台灣主流媒體的「新聞」我一點也不覺得可惜。

我最近也寫了大量筆記,所謂「收藏進evernote」根本就是自欺欺人的做法,雖然我還偶爾會用到evernote,但我主要的筆記都改成親手整理,透過重新思考、組合文章,深刻理解少數我覺得真的很棒的文章,同理,既然我都願意讀書了,書本除了反覆閱讀,也要摘錄重要的句子、觀念、結構。

閱讀是為了獲取知識,針對好文章反覆閱讀、摘錄筆記,事實上更能讓知識和自身知識結構結合,最終回頭閱讀自己的筆記,反而收穫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