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好的工程師,可以提供比其他工程師更多的戰力(沒錯,有些工作只有專業度足夠才能完成,但是在足以滿足目標的前提,是可以簡化為戰力的),但是當3個工程師一起工作,如果能發揮2.5倍的戰力量,那已經萬幸;大多數的時候,戰力都會在溝通的過程中消逝。

管理的做法就是運用各種方法,勉為其難地讓邊際效益不要太過急遽地下滑。管理縝密的公司,越靠近基層的員工,使用手的比例就越高、思考就越少,由於幾乎都是管理層在評估戰略,讓組織的方向可以一致,所以往往企業人數多了,便需要管理。但穩定的反面,也讓組織效率低落(但仍然比一片混亂地工作更有效率),如同恐龍,一個意念傳達到末端常常失真或是費時。

領導傳遞的往往是目的而非手段,讓組織每個人發揮自己所長,在協作的同時,具備一定的決定權,領導人則扮演燈塔的角色。所以當管理者具有領導人特質的時候,他們便可以指引組織方向,而非指示組織的方向,讓官僚的缺點大幅降低。

最厲害的領導者莫過於耶穌、佛祖,信徒雖然散佈世界各地,可他們總能做該做的事,教宗只要稍微輔導(扮演管理者的角色),便足以讓偌大的組織運作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