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Page 2 of 37

高效能人士都有的五個習慣 – 要事優先的力量

最近在重讀杜拉克的《高效能人士都有的五個習慣》,書裏花了一大章節談要事優先,同樣的觀念,在《與成功有約》裡面也有提到,但我覺得杜拉克說得更好,更具有操作性。

杜拉克說了一個故事,關於一位製藥公司的總裁在11年的時間裡把公司從國內的小企業帶領成為國際級大公司的過程,這位總裁一共推動了三個重大決策:

  1. 訂定未來的藥品發展方向,瞄準未來而不是追趕對手。
  2. 跟隨某國家的健康保險制度開發市場,而不是與同業競爭。
  3. 改變業務結構,配合各國的醫療福利政策。

這位總裁將三項策略依序達成,最終成就了難得的成長。策略自身的智慧不看,「依序」其實發揮了強大的力量,我們往往沒有勇氣在職場上挑出真正重要、有價值的事,以至於只能做出平凡的成果。

有人會說,他的工作環境不允許他只做最重要的事,但實際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工作最重要的產出是什麼,如果不知道自己的工作為何重要,有什麽道理說環境不允許自己做重要的事呢?

書債可能來自焦慮

我幾乎都維持50本書左右的書債,偶爾增加特別多,就會努力一陣子把它消耗掉,接著又大量補貨。

觀察自己的行為,不難發現每次累積了越來越多沒讀的書,都是在讀某幾本經典或是時間不允許我讀書的時候,因為書讀得太慢,卻仍然不停買書,自然書債高築。

但為什麼沒把書讀完,就要買新書呢?我發現竟是來自自己想學習的範圍太廣,每當看到吸引我的主題,就忍不住把書先買下,還告訴自己,這本書重要,找時間優先讀,但往往還沒開始讀,我就已經被其他主題吸引走了。

而這些「需求」,事實上都建立在我們想成為怎樣的人,我希望自己多涉獵不同主題,多讀經典,而隨便一個領域的經典少說也有十多本,甚至上百本能吸引我,而把這些書買下來,對我而言就像是插旗一樣,好像買下它我就會離我想成為的人近一點。

其實不會,書必須讀了以後才會有所成長,甚至也許需要寫完心得了,我們才能從裡面收獲一些真實可以落實的行動,帶來改變。

想想與其真正廣納主題,每個主題都略為了解,卻不深入,也許消除焦慮最重要的是重新理解自己想成為怎樣的人。

你對上癮的所有認知都是錯的 心得

《你對上癮的所有認知都是錯的》是Johann Hari的TED演講,談的是他花時間瞭解的毒癮成因背後的機制,論述清晰,就算對毒癮毫無興趣,也值得看看他如何敘述背景、衝突、解決方案。

他提到一個心理學實驗,實驗對象不是人,是老鼠,當老鼠被關在籠子裏的時候,我們預期的一樣,如果同時有正常的水和加了毒品的水,它們總是喜歡加了毒品的水,這也反映我們對毒品的預期。但有趣的是,當老鼠有足夠的同伴、食物,它們鮮少喝加了毒品的水,如同一般因為手術需要使用嗎啡,但只有很少數人最後成癮,Johann Hari思考,會不會成癮並非只是化學反應這麽單純?

事實上,Johann Hari的研究顯示,真正讓毒癮者無法自拔的不是化學成癮,而是他們被迫與一般人區隔開來,難以找到正常工作、與社會脫節,如果你的朋友個個都是癮君子,你有什麼辦法擺脫毒癮呢?

這聽起來很荒謬對不對?我們投注預算讓染毒的人戒除毒癮,最後卻更強化了毒癮環境的困境。但這在我們社會一點也不特別,就像過去20年來談多元入學,為的是降低學生的升學壓力,但是越是重視「如何進好學校」,事實上就只會越是加重學生往唯一窄門努力的力道;又或是死刑,當然死刑足以讓所有受害者得以得到報復的快感,進而穩定社會,但是如果經常判處死刑,也意味著死刑犯根本不應該自首、不再犯案,反而是鼓勵他們繼續,因為沒什麽可以損失了。

當我們見到一個不樂見的現象,我們永遠可以偷懶用命令、懲罰來試圖改善,這就像遇到洪水,我們永遠可以建一個更高的提防,但如果沒有適當舒疏洪引流,終究難防潰提。

記得你的夢想

我最喜歡的宮崎駿作品就是神隱少女,裡面被奪走名字的橋段令人印象深刻,要是沒了名字,就沒了自由,就像是人被奪走了足以辨別的特徵一樣,從此再也沒有辦法和「其他人」區別;從現實社會來說,我覺得沒了夢想,就像是沒了名字。

我們小時候不管是不是自願,都寫過「我的志願」,也曾經(不管是否說出來)幻想過自己長大要做什麼,記得小時候熱門的主題是總統、科學家、太空人,但是從某個時間點以後,我們的夢想就成為開心就好、有個房子、衣食無虞、出國念書(這個夢想實在有點太單純,簡直像個手段而不是目標),很多人被低薪、保守所困,以至於連幻想自己的夢想的能力都沒有了。

但人生只有一次,即便是成為世界級的某某領域人才這樣的夢想,只要每天花時間培養、存錢上課、甚至上google查詢學習的方法,稍加時日,我還是相信這些夢想終究會達成,而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已經忘記自己的夢想,活在掙扎之中。

有人說,現在生活已經這麽差了,怎麼花時間想自己的夢想呢?我認為人越是在低潮,越是應該擺脫低潮時間,花時間寫作、思考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麼,否則就想蒙著眼睛的狂奔者,看不著路和方向,往哪裏跑能擺脫低潮呢?

記得自己的夢想,每天花時間寫點文字記住它,看看自己身處何處,如何每天離自己的夢想近一點,想要的生活就不會太遠。

DEAR SON – 1

親愛的兒子,

我們剛剛告別你來上海的家,搬了新家,在我有記憶的範圍內,我到高中才第一次把行李搬到新竹的宿舍,在此之前,我從未搬家;如果住校不算搬家,我直到工作四年以後才第一次搬離開通化街的住處。

但爸爸現在對於搬家並不陌生,在上海我們已經換過幾次住處,令人開心的是,整體來說我們住的環境很好,而且最近的新家很大,客廳寬敞舒適,你也有更大的區域可以探索;爸爸最喜歡的是窗外的景色,新家視野遼闊,可以看見整個小區的花園,即便在台北,也很少見到這樣舒服的住家。

今年我和媽媽花了很多時間討論以後的教育,到底要不要送你回台灣念書,主要的考量是如果你已經開始念書,卻因為我和媽媽的關係要搬回台灣,可能變動很大,但我們想想覺得小時候能有機會在文化環境不同的地方成長,對你不壞,甚至可能是件好事。

有台灣的朋友問我會不會在意孩子寫簡體字、說話有中國的口音,我說繁體字可以做為藝術來欣賞,這是很好的文化,我也希望你學會書法,如果心煩,就靜下心來寫字,是很好的活動;而口音則是幼稚的問題,美國人、英國人、澳洲人都說英文,但口音不同;台灣人、中國人、香港人生長環境不同,口音當然也不同;在未來越來越緊密的社會,語言應該很明確是溝通工具而不是意識形態的武器,如果有人嘲笑任何人的口音,那只說明這人的素質低落。兒子,你不需要討好所有人。

所以最後我和媽媽決定把你帶在身邊,我們也不知道以後我們會在哪裡,但是你會跟著我們,我們在哪裡,家就在哪裡,你就在哪裡。

爸爸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