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想法有了不少變化,忽然明白,讀書記不記筆記不是風格問題,而是個技術問題。

閱讀沒有記錄筆記,就像是購物不寫清單、裝潢事先不加規劃一樣,確實有Google之後,我們有很多方法「找」出當初閱讀的文章,但前提是你的腦海中還有這篇文章的存在,你還記得一點點,不然你根本不記得你過去的積累,也就是說,你正在一面讀書一面遺忘。

意識到這點,我開始做三件事:閱讀、筆記、回顧。

閱讀一直是我的興趣,筆記則是這半年來的新模式,如同用鍵盤剪報一樣,我記錄下自己閱讀的摘要、心得、以及看法,過去在心裡與作者的對話,我把它轉換成筆記的形式,在筆記上面和作者對話。

進一步,我定期閱讀自己的筆記,與過去的自己對話、代替作者回答過去的自己,這給我很不同的閱讀體驗,這是站在對等角度的閱讀,我和作者不再是單向溝通,揉和不同時間點的想法,我記錄下自己的看法,每次回顧,只花很短的時間,就再次理解了我覺得好(不然不會記錄)而且已有的體悟,更好的是,我還能站在這個基礎上再次發問,期待未來的自己的回應。

某種程度上,這半年來我寫筆記、回顧筆記的時間已經幾乎等同我閱讀的時間,新知不多,卻很紮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