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變得跟不上潮流,原因太多了,正如安娜卡列寧娜的開頭:「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則各不相同。」我們也很難說衰退、老化猶如老年癡呆的企業是如何走到這步田地,但前幾天聽過一個說法,值得參考。

一家企業能活到老化,必定曾經經歷過成功,否則我們就會平淡地看待它,因為不曾成功的企業反應慢、不努力是正常的,不值得關注,而且我們也難以區分它是否老化,因為一家活得很久而沒有獲得成功的企業,我們無從了解它是否從未年輕過。

而一家曾經成功的企業,就有一個明確的脈絡了:它有一個某時代的成功方法論。

為什麼說是某時代呢?隨著時代變遷,各行各業都發生很多生意本質的變化,越是通用的成功方法,越是成為形而上,也就是俗稱雞湯的產物,而我見過的成功的企業,都曾經具有一個可複製、可擴大的成功方法,當年它們的成功,都建立在這個成功方法的快速擴展,這DNA滲入的越徹底,這家企業當年就越成功,試想,當年最會養馬、排版印刷的企業,有多少成功轉型?

越是專精,就越是造成企業難以適應變遷的環境,說當年滅絕的恐龍有點失禮,但從生物觀點來看確實如此,恐龍是因為做為一個生物,改變自己太難,但一家已經快速運轉的企業,就像時速的火車。歷史上也有像IBM成功轉型的企業,但這就像The Structure of Science Revolution裡面談到的典範轉移,沒有一場轟轟烈烈的革命,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