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定目標的時候,我們往往要假設:如果這輩子只做一件事。但現實上,我們一輩子我們一輩子不只做一件事,而且很多像健康、家庭等被我們視為「環境」的事,我們根本沒有把它納入評估。

但在真實的人生,這些都是我們必須評估的,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永遠無法長期24小時投入想做的事,而且往往我們應該投入更少的時間在想做的事上,我們應該投入更多時間反思、閱讀、運動、冥想、和自己對話。提升我們自身的「質」,才能把事情想得透徹,甚至連觀看、體會的方法都可能有所不同。

想做的事,甚至應該放在想過的生活後面。想做的事應該是生活的一環,而生活則是人生切面的框架,在任何一個時間點,我們的人生都有一瞬生活,那一刻我們做的事、不做的事,堆疊成我們。我們過去的決定,推著我們向前。

但,一個歪斜的生活,可疊不出一個向上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