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司法是追求真相,就不應該有上訴的盡頭,因為即便是三審後的判決,仍然有可能有冤枉,但我們不管,為什麼?因為司法制度終究是息事寧人的工具。

那能不能一審就算了?也不行,就算只是做做樣子,也必須讓訴訟的雙方認同,心服口服,即便是冤獄,三審定讞也該認了,這樣判決才能有它息事寧人的功能,如果隨便了事,不服法院判決的比例就會提高,漸漸法官的權威就不在了。

所以當案件不大,先進國家多半都有調解委員會,雙方達成協議的效力等同法院,比較社會資源還是得省,沒必要讓每件事都鬧上法院。

其實企業在調解團隊、決定分工也是一樣的邏輯,之所以設立初階主管,就是希望發生爭端的時候,初階主管可以先行協調,尤其跨部門溝通,不管結果是否公平,能促進項目推進,而且讓各部門和和氣氣繼續往前的主管才是老闆們心中的左右手,而每件事都得吵到總經理面前的主管,就算贏了面子,也必然失去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