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像一下,如果你是生在16世紀的歐洲人,篤信天主教,深信宗教給你生命的力量,當教宗朱利二世宣布只要願意為聖伯多祿大殿捐獻金錢,就能獲得全大赦,你的心情如何?

停三秒。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憤怒、覺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騙,甚至wiki也說這招致貴族抱怨、批評,但從邏輯來說,中世紀的人應該覺得是「花錢解救靈魂」,相當於花100萬元環遊世界、或是捐出大部分財產給弱勢團體一樣,就是透過金錢富足心靈的方法。而且,從中古世紀的觀點來說,當時人們遠遠沒有現代重視金錢,他們相信人生的意義早已經寫著聖經,所有事情上帝自有安排,就算發生饑荒,也是神的巨大劇本的一環,自有比生命更高的意義在運行世界。

科學革命就誕生在這個情境,當人類否認有比生命更高的意義、否認宗教解釋萬物,人類才終於發展出科學,因為人理解了自己對自然、世界的無知,所以投入研究科學、規律,而不如古時候在工藝發展的過程,無意間發展科技。

所以人類有了資本主義、電腦、槍砲、輪船、核武器、iPhone,但是卻喪失了我們將人生寄託在宗教的能力,今天的我們,就算神父說:「神會原諒你。」也很少人會當真,還有些人如同中世紀一樣信仰宗教,但多半在人生的漫漫長路裡,都曾經懷疑自己,不明白人生存的意義,更多人因此患上憂鬱症。

「現代」就是一份交易契約,所有人都在出生的那天簽了契約,從此規範了我們的生活,直到死亡…..這份契約簡單得不可思議:人類同意放棄意義,換取力量。

-人類大命運

沒錯,我們對人生的迷惑,就是現代社會的副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