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從某個角度來說,其實就是一門歸因的學問,而假設、實驗則是一種方法論,從科學懷疑的角度,我們永遠無法100%證實明天太陽會升起,我們也無法真正證明時間沒有終點、世界必然先於我們的存在而存在。

但人天生有歸因的動機,對於發生的事,我們總是主動幫它設想原因,並且試圖用這個原因解釋其他類似的現象;又因為人心不喜歡自己錯,所以當現象不合的時候,我們就幫它找出各種理由、故事,合理化我們一開始的假設。有個說法,宗教就是這樣誕生的。

前幾天看見一篇文章談到錯誤歸因的實驗,說的是心理學家斯金納著名的鴿子試驗。

斯基納把8只鴿子放到一個箱子里,箱子里有食物分發器,每隔15秒會自動落下食物。幾天後,實驗結果出來了。在沒有食物的15秒間隔,有一隻鴿子總在箱子中逆時針轉圈;一隻鴿子總是用頭撞箱子的某一個固定的地方……斯金納的那次試驗的8只鴿子,其中6只出現了各自不同的奇怪習慣。

事實上,從我們的觀點,食物和鴿子的行為毫無關係,就像祈雨舞和降雨沒有關係一樣(嚴格說來,我們只能說很可能沒有關係),鴿子的行為因為幾次巧合,就這麽被制約,這也恰好說明錯誤歸因對我們的影響,只是幾次錯誤的feedback就可能造成我們行為的偏差,比如教養孩子,每次哭鬧就給糖吃,就是一種教孩子把糖歸因於哭鬧、掌握父母,也是同理的錯誤歸因。

我們日常生活中,也常常因為現象接近而有錯誤歸因的情形,這是難免的,最重要的應該是讓自己保持開闊胸懷,不要堅持己見,因為錯誤歸因問題不大,但堅持看法、不停合理化自己想法的行為,與迷信的鴿子又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