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都答應、什麼都承諾的濫好人,無法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甚至,任何事最終都只能半途而廢,什麼也做不成。

待辦事項上的每一行字,其實都是我們給自己的承諾,「我承諾會做,但不是現在」,也就是說當上面寫滿做不完、不想做的事,我們就成為溺愛自己卻給出無法實現承諾的濫好人,不管是列出長長的想看的電影、寫下十年都做不完的年度目標,都是一樣的概念。

不是設定了不可能的目標,才能往前進。

相反地,我認為限縮目標往往能完成更多事,每天列出三件一定要完成的事,只能少,不能多,而且在完成之前,不做其他事,往往在中午前,就已經等同「下班」,多做的事,都在減輕自己未來幾天的工作。

挑選最重要的三件事、執行完之前不做他想、休息,簡單三個步驟,就可以不再當個濫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