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上癮的所有認知都是錯的》是Johann Hari的TED演講,談的是他花時間瞭解的毒癮成因背後的機制,論述清晰,就算對毒癮毫無興趣,也值得看看他如何敘述背景、衝突、解決方案。

他提到一個心理學實驗,實驗對象不是人,是老鼠,當老鼠被關在籠子裏的時候,我們預期的一樣,如果同時有正常的水和加了毒品的水,它們總是喜歡加了毒品的水,這也反映我們對毒品的預期。但有趣的是,當老鼠有足夠的同伴、食物,它們鮮少喝加了毒品的水,如同一般因為手術需要使用嗎啡,但只有很少數人最後成癮,Johann Hari思考,會不會成癮並非只是化學反應這麽單純?

事實上,Johann Hari的研究顯示,真正讓毒癮者無法自拔的不是化學成癮,而是他們被迫與一般人區隔開來,難以找到正常工作、與社會脫節,如果你的朋友個個都是癮君子,你有什麼辦法擺脫毒癮呢?

這聽起來很荒謬對不對?我們投注預算讓染毒的人戒除毒癮,最後卻更強化了毒癮環境的困境。但這在我們社會一點也不特別,就像過去20年來談多元入學,為的是降低學生的升學壓力,但是越是重視「如何進好學校」,事實上就只會越是加重學生往唯一窄門努力的力道;又或是死刑,當然死刑足以讓所有受害者得以得到報復的快感,進而穩定社會,但是如果經常判處死刑,也意味著死刑犯根本不應該自首、不再犯案,反而是鼓勵他們繼續,因為沒什麽可以損失了。

當我們見到一個不樂見的現象,我們永遠可以偷懶用命令、懲罰來試圖改善,這就像遇到洪水,我們永遠可以建一個更高的提防,但如果沒有適當舒疏洪引流,終究難防潰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