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哲學、人類學都曾經定義過文化,從西方觀點,「文化」一詞更是遠從古羅馬著名律師西塞羅就開始使用。

概括來說,人類的器物、制度、理念都算是文化的範疇(具體定義則各家均有自己的見解),但為什麼動物的器物、制度、理念不算是文化?又或者人類的天生本能是否也算是文化呢?

動物也有自己的器皿,黑猩猩會使用樹枝與草的葉身來驅趕土堆中的螞蟻或白蟻,他們也會將咀嚼過的樹葉當做海綿,並且把咀樹葉浸泡在水中用來飲水,但是我們從未將黑猩猩的行為視為文化,彷彿只有人類才有文化。

在《人類大歷史》裡,把文化界定為非基因的演化(書裡沒有細寫這樣的文字,但我理解如此),除了人類,目前已知的生物,如果要發生社會組織、行為的變化,必須改變基因,所以猴子在基因沒有改變的前提,不會取消猴王的制度;獅子也不會透過學習變成群居;只有人類,才能像法國大革命,數年之間從天賦人權,變成社會契約;或是像中國,在1900-2000年間,短短100年,歷經清朝、民國、共產黨,完全不同的組織。這個能力,就是文化。

人類便是靠著文化,不需像螞蟻變幻基因,就快速發展出各式各樣的崗位、組織,從這樣的觀點,便不難理解,我們常覺得每家公司、每個產品都有自己的「基因」的原因,這樣的基因,便是事物發展的原理。

一間可以穩固發展的公司,便是具有穩固發展基因的公司,透過精心設計的組織結構,在執行業務的同時,帶給人類社會最大意義;同樣地,當組織需要變革,我們要深具信心,相信一切沒什麼不能改變,人類可是最有彈性的物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