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等著看羅輯思維2016跨年演講的時候,看了一下2015年跨年演講的內容,留意到有個很有意思的段落。

羅胖說以後的時代是生物學思維,我們應該要拋棄機械學思維。什麼是機械學思維呢?機械學思維就是畫一個藍圖、做一個構想、擬定一個規劃,然後跳出時間來實踐它,它是肯定、周密的。而生物學是回到時間的流程當中,像個小蟲子、像株野草一樣,站在一個時間點上去尋找最佳策略,也就是變動、迭代的。

這兩種思維各有好壞,在環境變化迅速,遠遠超過物種可以理解的時候,生物學思維很可能更能存活,因為機械學思維的專長在格局,理解大勢,並且往對的方向前進,而生物學思維則亦步亦趨,也就是一般說的摸著石頭過河,環境改變,自身就跟著突變,自然容易跟上環境變化的腳步。

但另一方面,生物學思維也很可能會因為路徑依賴而在無意識間選擇了不可逆的道路,比方說藻類發展過程中,一部分選擇發展木質,所以成了樹;一部分選擇了草本,演化為草,這就很難轉彎了。如果機械學思維能對未來有足夠預測,也許就能規劃出更好的基因圖譜。

但,機械學思維最怕的就是未來的不確定,因為機械學思維的決策有更強大的路徑依賴,例如現在紛紛想轉型的實體通路,它們過去很多都做了縝密的年度規劃、季度規劃、SOP、業績review…但現在這個時代,年度規劃是不能執行的,只能參考;SOP必須迭代,甚至必須放權讓執行單位迭代;業績review已經不現實,現在各部門應該協作,市場部引流、運營部轉換、採購部門揹負周轉…業績不過是每個人都把自己工作做好以後的「成果」罷了。

所以是不是我們不該計劃了呢?不是,絕對不是。但我們應該朝三暮四,每天汲汲營營於理解這個世界,照看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想通了就改,改了就立刻做,做出大量的原型,讓世界給你反饋。做計劃,但不執著於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