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分類: 不分類 (page 2 of 34)

我們都是工業化教育的產物

孔子那年代,古時候的教育制度,說的是有教無類,但近代從福特發明流水線以後,教育就成為一種工廠製程,一個年級過渡到一個年級、國小國中高中就好像不同階段的打磨工藝,基本上和鴻海這樣的代工產業沒什麽區別,家長沒空自己教,就把教育交給老師「代工」罷了。

也難怪,老師難當,我們用生產線的方式製造教育,卻希望有手工打磨的效果,老師必然眾口難調,畢竟現在的教育制度的目標就是讓所有人成為模子打出來的零件,而不是一件件藝術品,套個現在熱門的話題,這樣工業化的製程,用AI取代是再適合不過了。

有孩子以前,我從未花這麽多時間想過教育,偶爾會談談台灣的教育偏差,但多半只是片段的想法,直到自己有孩子,可能要把孩子送去念書,很多過往受教育的記憶才逐漸浮現眼前,也才發現它們對我的影響遠超過自己的理解。

台灣教育一直有很強的功利性,國小要好好念書是為了打好基礎;國中要好好念書是為了考個好高中;高中要好好念書是為了考個好大學……好像人生就這樣一關過了一關,最終就會走到65歲退休發呆直到老死一樣———不知道該遺憾還是覺得好險,人生並非如此。

這樣的功利性,必然造成很多畸形的學習方式,有的國中兩年教完課程,最後一年留著複習,但如果學生有能力兩年能學完三年課程,為什麼不讓他進一步進修高中課程呢?有人說,差別進度是能力分班的復辟,但當前制度也有部分孩子吃力、部分孩子失去學習樂趣,又有什麼好呢?我們不鼓勵學生保持好奇心,按照自己的能力學習有興趣的事物,卻打造一個模型,讓缺少的長出來,多餘的裁切掉,這樣做出來的齒輪強度不足而且缺乏差異,不是極其正常的嗎?

回頭想想自己出社會、離開學校以後的學習,我時不時還是會想,如果當年進高中我是為了學習而不是考大學(因此覺得只要高三念書就好),進大學是為了理解科學而不是為了文憑(因此覺得只要pass就好),也許就更能體會學習的樂趣,而不是單純為了得分數、晉級過關。

我想認同這樣看法的人多半都會覺得這要從制度著手,但我覺得不是,因為制度只能影響「術」,也就是達成目標的方法,只有目標改變,一切才會不同,而一開始的開始,其實就是如何教導自己的孩子用更寬闊的方式看待知識(而不是更對的方法),不期許孩子學得比我多或不多,但求他能用自己的方法了解世界,鼓勵他把這世界當成一個朋友,多多交往認識,說到底,教育的目的該是培養好奇心才是。

職業化的境地

今天在羅輯思維看到「職業化」,談的是生活人格和職業人格的分際,寫得真好,這正是我對工作成熟度的看法。

我們在職場上難免經常遇到衝突,尤其任管理職,不能只是「就事論事」,還要能「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很多人總認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是件壞事,我認為這是職場的一大坑。換了位置,絕對要換腦袋。

做為管理者,經常會遇到要叫人週末來加班、開除員工、加薪不能準時、要求不能遲到等很多人覺得難為情的事,但真正有問題的是這些觀者的心態,他們覺得難為情是因為把指揮、管理的權利掛在自己身上,是他個人的能力,這是完全錯誤的概念,你之所以能安排公司資源,是因為這是你的工作————你的工作需要你站在公司立場考慮怎樣對公司好————這與你個人無關。

一般新的產品經理,最常不敢問工程師什麼時候上線,怕因此人緣不好;又或者因為政策的因素不得不改變需求,要工程師來加班(更別提是自己的因素);明明都是為了公司好,卻說不出口,為什麼?就是因為自顧自把不屬於自己的十字架背在身上了。

只有透過超脫自己的角色,看照自己的職業人格和生活人格,我們才能真正在職場上做該做的事,成為獨立工作、為自己的工作負責的人,從某個角度來說,在合適的場景扮演合適的角色,就是我們成長獨立的象徵。

關於筆記的隨筆

今年初訂了一個目標:沒有親手輸入的信息不納入筆記。最近我正式放棄了,主要不是做不到,而是道理不夠明確,比方說一段事實陳述,它的文句、論述清晰,那麽經過我修改、重述,意義不大,而如果只是單純手抄,則更沒意義。

寫筆記不應該是為了歸納,而是死磕出自己認知知識和新知識之間的關係,哪怕只是裝熟也好,寫下同樣論點的其他已知的故事、類似的邏輯都好,或是寫下自己曾經理解的程度與新增的理解,都是很有意義的筆記,因為這些筆記,我們就能了解知識和知識之間的關係進而建立知識體系。

而筆記隨附的就應該是最有意義的原文,那段真正觸動、增加了你知識體系的文字,就應該附在筆記後面,隨時準備和其他只是關聯、碰撞。雖然目前還說不上有什麼成體系的知識,但這段時間晚上寫部落格的時候,時常想起前幾天、前幾個月做過的筆記,相互對照,很有意思,就像看到兩個論點彼此辯論一樣。

回到文章最初談的,那我現在是不是回到Evernote記錄原文的形態呢?也不是,應該說我依然很少記錄原文,一篇好文章通常有好幾個知識點,我只會取我有興趣、有意義的知識點,或是取全文的架構,再配合筆記記錄,雖然花的時間變多了,但書讀得踏實,筆記的可看性也提升很多。

檢討讀書習慣

今年幫自己列了很多目標,幾本貫穿目標的書,每次拿起都很感興趣,不知不覺每本書都讀了1/3,但都沒讀完,而且其中幾本因為排擠效應,都被我漸漸淡忘,只是讀了起頭令人興味盎然的地方,卻沒理解深刻處。

想想這種行為就像沒有目標的業務單位,一味提出需求,而不看看停下腳步看看自己的目標,仔細想想,在得到資訊越來越容易以後,我接觸了越來越多重要而充滿智慧的書,但要讀完、理解、內化這些書,恐怕要幾年時間;另外,工作經常面對新挑戰,需要新知識應對;而且,人生的課題是不會停止的,我們永遠需要充滿人生道理的書;那到底,我應該如何選擇自己要讀的書呢?

今天檢討以後,我認為自己的讀書習慣應該大大調整。首先,應該花更少時間讀書,現在每天有空就會讀書,佔去很多時間,也給自己很大壓力,其實是不必要的,應該給其他興趣、生活更多空間。

再來,我需要準備一份清單,列下來自己「現在」正在讀的書,哲學、道理一本,小說一本,如何做一本,原文書一本,在這四本以外的書,暫時不讀,列入未來閱讀的清單,這四本書之間則不斷交互,切換不同類型的書才符合我的閱讀習慣。

最後,永遠不要拿起一本書就從第一頁開始讀,所有的書都應該先略讀、再選讀、最後才精讀,哪怕無法吸收書本的含義(但90%應該都可以),也必須先略讀,因為Kindle的特性,我發現自己很容易習慣性從第一頁開始讀,尤其對於原文書,從第一頁開始讀效率很差,也容易無法掌握書本的核心知識;略讀以後,覺得真的很有意思,就挑出最重要的議題選讀;選讀以後還是意猶未盡,最後才精讀。每一本精讀的書,應該都完成閱讀三次。

對我而言,選出4本書和堅持不更換是最難的,我的好奇心很強,很容易受新事物吸引,但這正是檢視意志力的時候,期許自己可以讀得更好。

實名的意義

寫過好幾個部落格,本來已經幾年沒有寫發表的部落格了,有一天在羅輯思維讀到一篇文章,講的是發表文章對於知識的理解更深入、也意味著自己以更高的角度審視寫下的文字,想著挺好,就決定還是寫個發表的部落格,把自己每天的學習、思路寫下來。

要寫部落格,終究得起個名字,想過幾個玩弄文字的名字,但後來想想,我真正想和讀者溝通的是什麼呢?是錢晟的想法,那為什麼還要取別的名字呢?只是轉念一想,為什麼其他人不實名呢?人生大小坑很多,不一定要故意不遵循前例,但我越是想,就越是覺得不實名只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不想讓這些文章和自己有關。

有的人部落格另外起名字,但寫文章的作者仍然實名,這不在我的討論範圍,但大多數寫部落格的人,只讓朋友知道真實身份,舉著隱私大旗,表示為了捍衛隱私,避免未來不必要的爭論,選擇不公開自己的名字,但不管怎麼說,就是希望自己的文章可以處在全然客觀的環境,像是神通寫下,無跡可尋,那麽內容是對是錯也不再重要了,有的人在部落格抱怨、謾罵,就因為無人知曉。

但如果是對的事、對的批評,我們為什麼要害怕別人知道?反之,如果我們做錯事、說錯話又如何?在於我們個體的展現來說,好事壞事其實一樣重要。只有徹底面對自己,我們才能更好地為自己負責。

而且,每天好好地寫下完整的文章,冠上自己的名字,就像是幫自己孩子取上名字,它不是阿貓阿狗,它是我家的孩子。

© 2020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