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讀吳軍的一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他說他發現,現在科學越來越像一個宗教,這點我早有所感,因為如果不相信科學,我們如何立足在當前時代呢?但他接著說:「越來越多人迷信科學。」

科學本是破除迷信,為什麼說人們是迷信科學?吳軍提出幾點看法:

  1. 宗教的本是一種盲從,也就是「信」,所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說法。而最近越來越多人在辯不過的時候,就說「這是科學」,正隱含了「難道你不信科學」的意思,但科學本質應該是懷疑,而不是相信。
  2. 宗教常具有道德優越感,所以我們尊重大主教、住持,而我們現在常常引用專家說,事實上也是一種把科學家、專家轉換為「大主教」的行為。
  3. 最後,宗教往往講究教條,我們現在常說「你又不是學XXX的」,正意味著重視頭銜高於事實,但科學本不分階級才是。

雖然吳軍談的是中國,但我看來台灣也差異不大。因為講究實用主義,多年來人民、政府都偏重科學結論的應用,甚至在科學裡尋求決定性,也就是如何取得準確、正確的結果,漸漸忘卻科學是從懷疑出發,而懷疑更是我們進步的原動力。

這讓我想到小學的自然科學課本有一段話,介紹的是學說,它說一個經過多年驗證的理論可以成為學說,但始終沒有把它稱為「事實」,因為今日的學說,可能明天就要被推翻了,就要被改寫了,而聖經、佛經才是決定性的,在宗教觀裡面看,教條才是世界構成的基礎;相對地,從科學的角度看,世界本來已經存在,理論、學說只是我們對世界運作的理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