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毋庸置疑在2000年改變了人們的思維,但改變在哪呢?我認為是降低了找尋更好方法的成本。

沒有Google以前,找未知課題資料最好的方法就是到圖書舘,但很多時候我們找不到想要的資料,在找尋成本很高的前提下,與其花費更多時間尋找,往往不如重新發明輪子:就算有人有更好的方法,我還是自己想吧。自然而然,我們倚靠自己,不盡然相信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但有了Google,我們看待問題的方法不同了,想知道如何衡量一家公司的價值、如何記帳、如何系統學習英文,Google可以快速給出答案,進而改變我們的思維。我們更寬廣地看待問題,從Google裡面找到答案。

用了淘寶,深深覺得淘寶從另外一個層面上改變我看待問題的方法。冬天鞋子會濕會冷,可以買烘鞋器;做小生意可以在淘寶進貨;烤肉用的電烤盤從小家庭到營業用淘寶都有;想在陽臺種花,淘寶有各式有土、無土、自動灌溉的設備;台灣早已絕版(含二手都找不到)的書,淘寶有影印版(雖然是盜版,但不得不說這實在是很特別的資源)。只要上淘寶搜索需求,往往就能找到產品。

中國這幾年推出很多不一樣的APP,讓我更深一層看待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在行」,可以付費認識各種大牛;在「得到」,可以看優質專欄;在「喜馬拉雅FM」,有百度副總連載一年講莊子;要運用這些資源,第一步就是擁抱可能性,只有先客觀相信世界上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我們才能運用這時代真正的資源,提升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