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月份: 2017 年 3 月 (page 1 of 6)

創新增加就業?

前幾天看到一篇文章,對於創新的見解很有意思,它說,我們常常以為創新帶動消費,一定可以創造就業,其實不一定。

如果創新發生在消費品,比方說iPad問世,確實可以帶來更多就業,因為需要人力投入生產;但如果創新發生在資本,也就是製造設備上,就不一定可以帶來就業機會了,因為製造設備改善,往往可以使用更少人力製造出更好、更多產品,雖然有時候因此提升了產品質量,也同樣會帶來類似消費品創新的效果,但就要看是製造端省下的人力多,還是市場帶來的就業多。

這讓我想到,台灣在過去20年,除了服務業,主要的產業都集中在代工業,也就是說當技術進步,需要的人力不一定更多,得看實際市場反應,進而讓就業市場一片冷淡,我認為最主要就是不需要這麽多人,這只是市場供需的問題。

一個人一天只有24小時,能「被服務」、「被銷售」的機會是固定的,在人類不停創新之下,遲早有一天人力是註定過剩的,也許那天我們就不再需要工作,純粹的消費就是活著最重要的事,那時候,資本主義的夢還能繼續運行嗎?

如果我們不追求「更多」?

前幾天講到,現在我們都信仰著「更多更好」,但我們確實看似還有選擇,至少還有人願意做產地直送、不願意為了生產更多而讓品質下降,甚至是願意為了手藝不願意量產,衷心做為的職人。

這些人為我們指引了一條不一樣的路,如果真的有脫離競爭、升遷、階級流轉的路,我想就是這些照看自己內心,不被大眾行為影響的寶貴的一群人,為我們踏出的一條路吧。

這讓我想起舒國治,他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之一,年輕的時候在美國旅居多年,旅行時間之久,很難區分是旅行還是流浪,他是真正把生活視為生活唯一目的的人,可惜的是多年來成文著作很少,但文字品質極高。他向內心追尋,求的是真正的自由意志。

自由意志,就是這四個字,最是適合談談我們如何選擇自己的目標。

一個人決定追求金錢,是自由意志,但這個人不會每天工作14小時,只為了功臣名就;但當整個社會都在追求「更多更好」,我們就很難擺脫想要像其他人一樣過生活的心願,從眾的心,就是我們失去自我的核心。

人類大命運:我們如何失去信念

想像一下,如果你是生在16世紀的歐洲人,篤信天主教,深信宗教給你生命的力量,當教宗朱利二世宣布只要願意為聖伯多祿大殿捐獻金錢,就能獲得全大赦,你的心情如何?

停三秒。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憤怒、覺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騙,甚至wiki也說這招致貴族抱怨、批評,但從邏輯來說,中世紀的人應該覺得是「花錢解救靈魂」,相當於花100萬元環遊世界、或是捐出大部分財產給弱勢團體一樣,就是透過金錢富足心靈的方法。而且,從中古世紀的觀點來說,當時人們遠遠沒有現代重視金錢,他們相信人生的意義早已經寫著聖經,所有事情上帝自有安排,就算發生饑荒,也是神的巨大劇本的一環,自有比生命更高的意義在運行世界。

科學革命就誕生在這個情境,當人類否認有比生命更高的意義、否認宗教解釋萬物,人類才終於發展出科學,因為人理解了自己對自然、世界的無知,所以投入研究科學、規律,而不如古時候在工藝發展的過程,無意間發展科技。

所以人類有了資本主義、電腦、槍砲、輪船、核武器、iPhone,但是卻喪失了我們將人生寄託在宗教的能力,今天的我們,就算神父說:「神會原諒你。」也很少人會當真,還有些人如同中世紀一樣信仰宗教,但多半在人生的漫漫長路裡,都曾經懷疑自己,不明白人生存的意義,更多人因此患上憂鬱症。

「現代」就是一份交易契約,所有人都在出生的那天簽了契約,從此規範了我們的生活,直到死亡…..這份契約簡單得不可思議:人類同意放棄意義,換取力量。

-人類大命運

沒錯,我們對人生的迷惑,就是現代社會的副產品。

選擇的方法

走到一個人的本質,選擇的方法可以說等同價值觀,也就是價值觀決定了我們的選擇。

但現實來說,我們的選擇經常收到外界的影響,例如特價、朋友推薦、話題、最近看的電視劇、品牌,都會影響我們的判斷,當我們需要做重要的決定時,便面對「如何理性判斷」的問題。

最基本的,就是列出一張清單,在不受外界影響下,把決策的過程先寫下來,這一步很多人都能做到,但接下來就難了:

「切勿浪費較多東西,去做”用較少的東西,同樣可以做好的事情”。」

《箴言書注》2卷15題 – 奧卡姆

另一個說法是這樣:

若無必要,勿增實體。(Non sunt multiplicanda entia sine necessitate)

-愛爾蘭方濟各會哲學家約翰·潘奇

清單的條件,就算寬鬆,也必然篩去不少條件,我們應該專注在真正的「必要條件」上面,不能遺漏必要條件,也不能貿然加入不必要的條件,那些混水摸魚的條件,往往使我們的清單窒礙難行,就像列了太多徵偶條件,最後卻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所有條件應該都只有「必要」或是「非必要」兩種,如果難以割捨,就是不必要。

拿起清單,我們可以再看一次我們打算決策評估的條件,反覆評估直到心中踏實,再一個個過濾,篩選出無名覺得好的選擇,我認為這是收獲最多的時候,並非是這時的答案好,而是當我們拿起清單評估決策的時候,我們會「自然而然」地忽略一些條件,這時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行為,被忽略的條件,要不就是我們內心排斥,不然很可能真的不是必要條件,去掉不必要的條件,我們就能離自己心中的鼓聲更近一點。

找幾個可能的選擇,走過一次測試,重新整理清單,反覆考慮,越是重要的決定,就越是應該清楚自己為何決策,我們思考的路徑為何,依憑是什麼,正如我們面對自己的人生,每天都應該複盤、反思,打磨自己的思考敏銳度,要說人生有什麼必須刻意練習成為高手,就是打磨自己選擇的能力。

人類大命運:我們都信奉一樣的宗教

宗教是對神明的信仰與崇敬,或者一般而言,宗教就是一套信仰,是對宇宙存在的解釋,通常包括信仰與儀式的遵從。宗教常常有一部道德準則,以調整人類自身行為。

-wikipedia

宗教幾乎都會試著解釋人存在的意義,但如果說宗教一定有神明,我認為這就太過狹窄了,我比較認同《人類大命運》的說法:「只要是任何無所不包的故事,能夠為人類的法律、規範、價值觀賦予高於一般人的合法性,就應該算是宗教。」

從這個觀點來說,共產主義把平等置於最高價值標準,應該是宗教;民主社會重視人權,認為人權是一種自然權利,應該是宗教;甚至國家,認為國民應該以國家利益優先,難道不是宗教嗎?

而現代社會的共同宗教,恐怕就是「更多更好」,甚至對資本主義不屑一顧的共產主義,事實上也是透過集中式、計劃式生產達到「更多產出」,只是他們認為達到「更多更好」的方法論和資本主義不同。本質上,大家都是「更多更好」的教徒。所以我說,不分種族、黨派、國籍,我們都早已信奉一樣的宗教,何不和平共處?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