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晟

說說觀點,談談學到的事。

Menu Close

月份: 2016 年 11 月

迷信科學

前幾天讀吳軍的一篇文章非常有意思,他說他發現,現在科學越來越像一個宗教,這點我早有所感,因為如果不相信科學,我們如何立足在當前時代呢?但他接著說:「越來越多人迷信科學。」

科學本是破除迷信,為什麼說人們是迷信科學?吳軍提出幾點看法:

  1. 宗教的本是一種盲從,也就是「信」,所以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說法。而最近越來越多人在辯不過的時候,就說「這是科學」,正隱含了「難道你不信科學」的意思,但科學本質應該是懷疑,而不是相信。
  2. 宗教常具有道德優越感,所以我們尊重大主教、住持,而我們現在常常引用專家說,事實上也是一種把科學家、專家轉換為「大主教」的行為。
  3. 最後,宗教往往講究教條,我們現在常說「你又不是學XXX的」,正意味著重視頭銜高於事實,但科學本不分階級才是。

雖然吳軍談的是中國,但我看來台灣也差異不大。因為講究實用主義,多年來人民、政府都偏重科學結論的應用,甚至在科學裡尋求決定性,也就是如何取得準確、正確的結果,漸漸忘卻科學是從懷疑出發,而懷疑更是我們進步的原動力。

這讓我想到小學的自然科學課本有一段話,介紹的是學說,它說一個經過多年驗證的理論可以成為學說,但始終沒有把它稱為「事實」,因為今日的學說,可能明天就要被推翻了,就要被改寫了,而聖經、佛經才是決定性的,在宗教觀裡面看,教條才是世界構成的基礎;相對地,從科學的角度看,世界本來已經存在,理論、學說只是我們對世界運作的理解罷了。

產品的考核

昨天讀了張勇在雙十一後接受李翔專訪的內容,幾點關於考核筆記:(都不是原文,是我自己的摘要)

  1. 張勇:我們早已不考慮GMV大小,甚至今年是否能超越1200億也不這麽重要。我們考核造訪人數、用戶時長、多少人參與互動,體驗比GMV重要。
  2. 張勇:最簡單的KPI就是線性分解,1200億分成10份,每個人再往下分,但這種KPI沒有意義。分工合作中,有的人考核轉化率、有的人考核購買效率、有的人考核氛圍,這應該是乘數效應的結果。

心得:

事實上我認為不管產品大小,在哪個階段,都應該避免線性分解目標,追求更好的用戶體驗、流量品質,GMV只是結果,如果指標如預期,GMV卻不如預期,應該思考產品的業務邏輯是不是有問題。

當然阿里已經有「GMV難以成長」的天花板,但是所有產品都一樣,GMV、日活都是死的,是我們追求卓越的副產品。卓越對於每個產品意義不同,體會的深淺則直接成為產品的天花板。

PayPal的第一次增長來自於免費贈送的錢、Google來自於10倍精準於當代競品、Instagram來自於濾鏡效果的「wow」…..如果Instagram安裝送錢,我想不會有同樣效果。我們應該花更多時間理解產品給用戶的意義。

食品應該享有溢價

食品屬於我們吃之前不知道是否黑心,吃了以後也不知道是否黑心的產品,也就是說,即便抓到摻加不法添加物就重罰(事實上台灣總是罰得太輕),也很難遏制食品商。

我們換個思維,怎樣的框架,可以讓食品廠商不願造假呢?我認為是給予超額利潤。如果廠商經過數十年檢驗,都提供高品質的產品,應該得到高額品牌溢價,鼓勵廠商提供優質產品。我認為有三個面向:

  1. 提供公正檢驗環境:合格與不合格應該明確,而非透過媒體或自由心證的方式評估。
  2. 消費者願意花多更多錢買好食品:只有市場願意付出,才有機會讓好品質的商家賺到應得的利潤。
  3. 政府應該像掃除文盲一樣的努力普及食品安全:除了法律以外,從道德面讓廠商認知黑心食品是間接殺人;從教育面讓人民知道如何判斷好的食物。

也許這不是全貌,但從自身做起,我們才能往更好的方向前進。

© 2019 錢晟.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by Anders Norén.